Limitation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过气糊日常蹦迪生活博主,不会写+×了。
头像@脱线熊猫 大大画的坠子
坠丁死忠粉。

【冰尤/维勇】Secret On Your Heart(中)

哦豁,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睡了一下午,做梦的时候听见梦里有个人说

“你今天开车了吗?”

我:……

然后我就来更新了。

小车只有七百多字,只能算个车轱辘,这回开车被屏蔽我决定你们还是私信我吧……

———————————————————————————————

(9—10想看私信谢谢)

11.

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浪潮的洗礼,在结束了一时的欢【王二狗子】愉,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腺体上是青紫的牙印,已经被做了临时标记的勇利慢慢转醒,闻到身边淡淡的信息素气息,他觉得有些懵逼。

这特么的不对啊,这特么的不是我的信息素啊。

他睁开眼,看见眼前的银发男人。

裸着上身,手臂环在他的腰间,一副……纵【王二狗子】欲过度的样子?

勇利傻愣愣地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一些不明觉厉的事实。

他这是被标记了?

被维克托?

12.

去他妈的。

13.

人生如戏,今天会被野狗咬一口,明天打了一剂狂犬病疫苗,可能两个月后也就没有什么了。

勇利提着衣服不知如何回到家,不知如何吃了饭,不知如何躺到了床上。

维克托醒过来的时候,床铺的那一半都已经凉了。

人,去哪了?

维克托看见床头柜上的纸条——

“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14.

用的是英语,字体也很是看的舒适,书写的话语却是有些生硬的。

维克托冷哼一声,把纸条一扔。

真是不识好歹。

如果真的不喜欢,如果真的没感情,为什么要耗费那个时间上那个床,又要耗费那个时间去给你临时标记。

真的是怕你在任何时间遇到别人的侵犯,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也能够保护你。

为什么要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过?

只是前后辈的关系,我不愿止步于此。

15.

“不会止步于此。”

16.

最近DS总部的员工们明显感到了无限的压迫感和紧张感,尤其是在各位设计部以及音乐部的员工们。

来自维克托大魔王的压榨和来自冷面冰山奥塔别克的冷漠。

这和平日里的压榨都是两码事,平时好歹还比较放松,这次DS总部处处弥漫着低气压。

10月11日是all on的第一场彩排,所有model到位之后,维克托看了一下总体效果,稍微指点了一下几个model不到位的台步和风格,又修改了几个人的出场顺序。

从美国纽约巡回演唱会回来的第一天就被拉过来做热场嘉宾的尤里站在台上踩着重金属的鼓点,在台上爆发出自己的小宇宙,等待着第一位开场model的到来。

勇利的第一套开秀被维克托修改成了一件很有重金属感的皮夹克搭配着黑皮裤和黑皮靴。虽然因为很多事情他们疏离了不少,但工作没法耽搁。

维克托听从了奥塔别克的建议,让尤里在开场开秀唱摇滚,所以他把开场开秀变成了原来放在第三场的重金属放在了开场调动气氛,于是勇利的开场就要改风格,从最早先的翩翩公子英伦风变成现在的重金属风格。

勇利站在后台等待尤里开口的歌词。

后台工作人员自然知道Omega的开场也许不会特别耀眼,但他们的大魔王偏偏对人家特别上心,那必须要特别器重。

勇利深呼吸一下,后台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安慰他了:“别担心,都会好的。”

“准备——”

“胜生勇利,3,2,1——”

“上场。”

他站在布景的金属质感的门之后,尤里的声音响起,他甩开自己的墨镜,后退半步,长腿蓄力,踢开了本就半开的门。

在场的工作人员惊呼一声。

维克托玩味地看着台上定点第一次的勇利,脑子里一片带着颜色的废料。

他有太多面了,这一面,危险的让人爱的停不下来。

17.

双yuri的搭配似乎真的充满了火花,尤里摘下麦克风架下的麦克风,踩着鼓点走到勇利身边,挑着眼眉冷冷地看着勇利。

勇利带着很多人从未见过的邪笑看着尤里。

没法说那种感觉,所有人都从这短暂的对视里看到了交换着的硝烟。

音乐随之暂停,奥塔别克在后台透过对讲机给控台的DJ分配任务,他站在维克托身后,只是目光落点是在另一个yuri身上。

尤里笑了一下,带上了墨镜,麦克风在他手上灵巧地转了个圈,他唱出了下一句歌词,打破了这突然安静的硝烟。

勇利跨出门,踩着尤里的重金属鼓点迈腿上前,一脸的傲然,他微微眯着双眼,眼神甚至是有点危险。

他走到台前,定点,看着台下的维克托,舔了舔下唇,慢悠悠勾起一个诱人的笑容。

维克托突然就觉得自己身子里都是邪火。

太惹火了,根本没法把眼光从这危险的迷人中转开。

甚至没法让人相信他是一个Omega。

他太亮眼了。维克托想着,一面庆幸自己没有找错人,一面Alpha的独占欲作祟,只想让他在自己的身后呆着。

18.

后面彩排的节目无一例外地让人耳目一新,第三场闭秀的开场model还是勇利,与上一场开场不同的是,这一场显然要安静很多。

尤里一个很少唱慢歌的人坐在钢琴前,安静地自弹自唱,而开场的勇利则是靠在钢琴旁,营造一种自由和缓慢的生活感。

勇利身穿浅灰色的双排扣大衣,黑色的长裤,简约不失大方,像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完美男友。

只有维克托知道,这么一个“梦中情人”实际上一点都不“不负责任”。


评论(15)
热度(47)

© Limit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