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itation

新浪微博:@Limitation_河河是我的小天使
过气糊日常蹦迪生活博主,不会写+×了。
头像@脱线熊猫 大大画的坠子
坠丁死忠粉。

【冰尤/主奥尤】一年里总有二十四小时他们选择睡觉

灵感来自我和我大兄弟两人某天扯皮的时候的一个口误,题目没错题目没错题目没错。

你们看多了就觉得没错了,就是一年里有二十四小时选择睡觉。

其实他本意是想说一天里总有二十四小时他想选择睡觉,结果智障了……

听说成绩出来之前发文能攒人品……

日常,不搞事情,流水账。

男神发糖我无法自拔,世界再见。

有维勇,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早上十点三十八分,七月的风裹着高温被妥妥的挡在了玻璃窗外。

厚厚的窗帘隔绝了夏天独有的烈日和蝉鸣,完好地保留着屋内的冷气,然后裹在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人身上。

今天是假期第一天,尤里选择好好睡一觉补回来之前连轴转的亏损,并且沉迷梦乡不想自拔。

然后他就被手机震醒了。

尤里根本没睁眼,凭着直觉摸过来,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消息——

LINE的界面上出现了一段语音,联系人O打头……

哦,奥塔别克啊……

……

屋子里又重新陷入一片寂静,手机的主人又重新昏睡过去……

两秒钟后,屋子里的喜马拉雅猫叫唤一声,然后爬到了自己家的铲屎官枕头边,拍了铲屎官一爪子。

尤里被这一爪子拍醒,很生气地把猫主子扔下去。

主子恨恨地冲着手机狂嚎,尤里实在受不了了,拿被子把自己蒙上。

主子看铲屎官今天是不打算给自己铲屎了,自讨了个没趣,踱着步回了自己的窝,蜷成一只猫球。

“嗡——”

手机又响起来,尤里烦躁地开锁屏,烦躁地点开LINE,烦躁地打开聊天界面。

Otabek-altin:

[语音30s]

[奥塔别克在机场候机.jpg]

[阿斯塔纳飞往莫斯科的机票.jpg]

尤里:……

尤里:我总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什么事……

2.

你的男朋友在你即将登机的时候告诉你,他还没起床,你什么感受?

反正作为奥塔别克,他是很淡定的。

他回道

Otabek-altin:

别起来了,我直接过去。

Yuri-Plisetsky:

不不不,我现在就起床,你在机场等我我去接机。

奥塔别克看着他的回复已经能想到那边兵荒马乱的场景,也许嘴里还叼着个牙刷,胡乱地套上他“换色不换款”的老虎T恤,间期还抽动一下牙刷刷刷牙。

奥塔别克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快速敲下一串字。

Otabek-altin:

好,要吃早饭,尤里。

过了一会儿又发了句。

Otabek-altin:

来接机的时候带点吃的,我有点饿……

Yuri-Plisetsky:

去你妈的想得挺美。

奥塔别克脑中脑补了一下尤里此时气鼓鼓的小表情,觉得十分满足且愉悦。

Yuri-Plisetsky:

吃点什么?给你带点黑面包?

奥塔别克在走道上站住,望着登机楼外飞往俄罗斯的飞机,回道:

Otabek-altin:

你带的吃的我都吃。

3.

尤里心酸不已地看向窗外莫斯科的阳光明媚。

距离奥塔别克的航班抵达还有两小时,尤里顶这张纵欲过度的脸坐在地板上和猫主子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地吃着“早午餐”——牛奶麦片。

猫主子只有牛奶。

猫主子对此很不满,挠着尤里的裤腿儿想争取一点猫权多给点吃的,然而尤里并不关心猫主子的死活。

但这次尤里似乎有点不一样,他在食盆里放了妙鲜包,又摸了摸猫主子的头。

猫主子很受用地喵了声。

“你的另一个铲屎官就要来了……”尤里低声说着,看向墙上的挂钟。

似乎只过了两分钟。

尤里翻了个白眼,暗骂自己没骨气,就这么想见奥塔别克吗?

好像是的哦……

……没骨气。

4.

尤里下楼开车才发现自己的车好久都没洗了,一层灰。

于是他决定返回去问楼上维克托借车。

“哈……啊哈……维克托,”勇利的声音从门内传来,“有人……有人敲门啊……”

尤里:……

尤里:……

尤里:……

尤里:我竟然能忍他们到现在,我自己真厉害。

维克托顶着一张欲求不满的青黑脸,开门见是尤里,抱臂冷冷地问:“干什么?”

“老毛子我来借车。”尤里蓦然觉得自己有点虚。

维克托把钥匙扔给尤里就很大力地摔上门,继续他未尽的大业。

尤里虽然自知理亏,但是他还是“乖巧”地在门上踹了一脚。

然后他就开着老毛子的车去机场了。

距离阿斯塔纳—莫斯科的航班抵达还有一小时。

5.

奥塔别克在飞机上看完了一本书,看着舷窗外的风景,脑袋里满满的都是尤里。

也就在他幻想了没多久,飞机落地,奥塔别克站在行李传送带附近等着自己的行李,突然后背上坠了一只“猫”。

尤里戴着帽子和大墨镜坠在奥塔别克身上,手里还提着一袋皮什罗基。

奥塔别克转过头在他脸上亲一下,拿了自己的行李箱,任他坠着自己慢慢向前走。

“等多长时间了?”奥塔别克从他手中的袋子里拿了一个面包,伸到他嘴边。

尤里也不客气,一口咬了小半个:“没多长时间,半小时吧。”

“睡醒了吗?”奥塔别克带着笑意问道。

尤里:……

“滚!”

6.

问长假有什么可以干的事情呢?

睡觉,当然应该睡个长的。

尤里帮奥塔别克放好行李就钻进浴室准备洗洗澡睡一觉,前脚刚刚迈进浴室就被奥塔别克拖了出来。

“吃点东西再睡。”奥塔别克揉了揉尤里的脑袋,煮了点罗宋汤。

当他把罗宋汤放在餐桌上之后,发现只有一只猫在桌边安静地舔爪子,但是他的“猫”不见了。

那只“猫”窝在沙发上,保持着脸贴抱枕的姿势睡的正香。

奥塔别克盯着尤里看了好一会儿,慢慢蹲下来,拨开他散乱的头发,在他额头上落了个吻。

猫主子暗搓搓地凑过来,刚喵上两声就被铲屎官的老公提起来扔到一边的猫窝里。

作为一只猫,真是一点猫权都没有了……

尤里又被抱回了床上睡觉,奥塔别克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么一直睡着难道是……

怀上了?????????

奥塔别克甩甩头,把这种可怕的可能驱逐出脑。

奥塔别克想了想,又觉得可能性还是挺大的,他决定还是忘了这个可能吧。

毕竟他要是真的存了这个念想,被尤里发现,自己家的“猫”炸毛也是不好哄的啊。

尤里在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腾空了好一会儿才落地,醒来发现旁边睡着奥塔别克。还有些愣神的尤里钻进奥塔别克怀里迷迷糊糊地继续睡。

人形抱枕就是比自己的被子抱着舒服。

7.

小两口的二人床上世界……

打开方式不太对。

小两口的二人世界是被楼上维勇夫夫打破的。

奥塔别克顶着一头乱毛摸了一把尤里的小脑袋示意他继续睡,他站起身理理衣服准备去开门。

然后开门就看到了维勇夫夫手牵手进门的场景。

奥塔别克在心里耸耸肩,反正这种场面见多了,习惯了。

“咦?”勇利四处看了看,“尤里呢?”

奥塔别克倒好柠檬水,回答道:“尤里在睡觉。”

维克托的视线突然就意味深长起来了。

“维克托?”勇利看着维克托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不解。

维克托捏了捏勇利的手,示意勇利往深处想一想。

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眼神,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奥塔比克:对不起我有些懵逼。

8.

尤里醒过来的时候往旁边一摸,一片冰凉。

尤里看着空空的床铺,揉着脑袋坐起身,慢悠悠晃出去。

“啊……尤里?”勇利看到尤里,笑着打了招呼。尤里轻轻切了一声,坐到奥塔别克身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没睡醒?”奥塔别克递过去一杯柠檬水。

尤里摇摇头,喝掉杯子里的柠檬水,问:“你们来干什么?”

“车的钥匙……还在尤里那里……”

尤里从门口的柜子上拿了钥匙扔回去:“我还要睡觉,你们不准备走了吗?”

“尤里,你准备把假期都睡过去吗?”维克托好整以暇地问道。

“一年里面……啊……一年里面我总得有二十四小时想选择睡觉。”尤里说着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奥塔别克看了他一眼。

“……”尤里有点尴尬,“一天,一天……”

奥塔别克又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让他清醒一下。

尤里借着喝水掩盖自己尴尬的神色,又撇撇嘴:“白痴夫夫你们是真打算在我家住吗??”

奥塔别克突然笑了一声,赢得了尤里的怒视。

9.

“笑毛……”

“哎哎哎,哎你……唔……”

勇利本着非礼勿视的思想拖走了还想凑热闹的维克托,结果刚拖出去就被维克托压在墙上热吻了一番。

在迷茫之中他听见屋里的奥塔别克说道:

“一天里你有二十四小时选择睡觉,我也有二十四小时想选择和你睡觉。”


评论(10)
热度(194)

© Limitation | Powered by LOFTER